女人出轨的真相到底是什么?

11-10 01:49 首页 行走四川



你还会相信我吗

落地的玻璃窗前站着一名女子,白色的吊带睡裙,在漆黑的夜里尤其的显目。未干的头发,水滴啪嗒啪嗒的落在地板上。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,一张精致的脸庞无可挑剔,但是那一双美眸却空洞至极。

“嘀……”

窗外一辆黑色的轿车开进了别墅里,在这个漆黑的夜里,那束光显得尤其的显眼。下车的是一个女子,逆着光看不清楚模样,但着装很是性感。车里又走出了一个人,黑暗与他融为一体,散发着冷厉狠绝的气息。

男子整个重心栽到女子的身上,若有若无的瞟到了二楼的窗户。一旁的女子香肩半裸,似有似无的迎合,两人相拥在一起。

他回来了!可……他怎么会……

女子赤着脚,脸上露出一抹苦涩,但更多的是惊慌,她慌乱地躺在了床上,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的身体,双手颤抖的拉住被角,神经紧绷,紧闭着眼睛,咬着嘴唇不敢乱动。

“咯吱~”

一丝微光透了进来,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“安意欢!”随着一声暴力的怒吼,女子身上的被子被扯掉扔在了地上。

就算在黑夜里她也能感受到他那冰冷而凌厉的眼眸,挺拔伟岸的身姿投下一片的阴影将她笼罩在他的黑暗里。

“过来!”命令而没有丝毫感情的语气。

安意欢忍住害怕爬到了他的面前,男子狠戾的一把捏住她的下巴,逼着她看着他的眼睛。

“说,你今天去了哪里。”

“我……”他的力道之大,下巴被捏的生疼,嘴巴艰难的开口道:“我,没,没有出去……”

“是吗?”他手上的力气又大了一度,嘴角边的嘲讽显得那么的刺眼。顾城皓手指尖绕着她的发丝,带有蛊惑的气息再次的问道:“你今天去了哪里?”

明明是很温柔的声音,却让安意欢浑身颤抖了一下,她摇着头,她不能告诉他,如果被他知道她去了医院,一定会查到她一直隐瞒的事情,可,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。就算如此,她也愿意守住一时的安心。

男子的眸子微微一敛,幽暗深邃的双眸变得越加的寒冷。安意欢被他狠狠的从床上拉了下来,如同破布娃娃一般扔在地上。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,她的头撞击在冰冷的地板上,一阵眩晕,视线模糊不清。

健壮的身躯突然间将她压倒在地板上,她惶恐的看到他眼中的欲望,不可以。她开始挣扎脱身,但是她的力气终究单薄。

“反抗?”

男子的领带已经扯掉,露出半个胸脯,身上是浓重的酒味,栗色的头发垂在眼前,遮挡着他冰冷的双眸。

她害怕他此时的模样,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推开了身上的男子,躲在了墙角的地方,卷缩着身体,抱着膝盖隐藏在黑暗中。

“我没有,没有说谎,我哪里也没有去,你不要生气。”她目光莹莹的看着他。

窗户没有关,风吹动着窗帘飞扬了起来,皎洁的月光洒在房中,若隐若现的看到被帘子遮挡着的娇小身影。

顾城皓扶额,被这一阵冷风似乎吹走了醉意,目光变得清冷起来,额前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神情。他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,带着一份讽刺,捡起地板上的西服,缓缓地转过了身体。手搭在门把上,声音略略嘶哑的说道:“安意欢,我真的不清楚你对我说的哪一句话才是真的,你对我可有半点的真诚。”

那年夏季,简陋的出租房内,他看到的是自己最信任的女人和一个陌生的男子睡在一起。或许她以前对他说的话都是谎言,玩弄着他的真心。如今他怎会轻易的相信她,一个满口谎话的人,他要让她知道欺骗他的后果,就算与她纠缠一生,他也不会放走她,让她为此赎罪一辈子。

“我……”安意欢抬头看他的时候,他已经走了出去,嘴角边露出一抹的苦笑,“我说我爱你,你还会相信我吗。”

她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,感觉不到一丝的冷意,走到了窗户边,看到楼下的一辆黑色的轿车开了出去,渐渐地消失在视线中。突然间感到了一阵放松,是的,她害怕他,可是好笑的是他曾经是她拼命也要在一起的人。

如果她从未遇见过他,那该多好,可惜世上没有如果,只有一幕幕无比残忍的现实。

安意欢的手抚在自己的小腹处,神情似水,喃喃的说道:“小家伙,我们会有缘分相见吗?”

天色微亮,躺在床上的女子满头的大汗,猛然之间睁开了眼睛,胸口跳动的很快。她又做梦了,梦中的她无论多么歇斯底里的恳求,爸爸还是当着她的面从二十楼的天台上跳了下去。妈妈更是受不了打击,在当夜也选择割腕自杀。

死或许是一种解脱,这样就不用面对这个世界的悲痛,可是有的人连死的权利都没有,很不幸,她就是那样的人。

对于爸爸被人揭发挪用了公款,她一直都不敢相信,可是为什么大家都不给他们一个解释的机会,就下了定义。

安意欢捂住了脸庞,耳边响起了一阵的铃声是“蓝天精神医院”的电话,听到护士的话,她慌乱的拿着一件外套就赶了过去。手机刚充上了电,上面有十几通未接来电。

小言的病情更加的严重了,她因为自己的事情已经好多天没有看望他了,安意欢既自责又愧疚,到了医院的时候,护士见到了她拉着她走进小言的病房。

“安小姐,我不是给你打了很多电话吗,你怎么这么久才过来,你要再这样,我们只能将病人转走了。”护士抱怨的说道。

安意欢一边道歉,一边加快脚步走到病房,当她打开了门,房间里乱七八糟的。看到一个俊秀的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被,躲在一角,突然间扔掉了被子,跳了起来,大声的喊道:“生日快乐,生日快乐……”

第二章这个孩子他绝对不会要

少年盯着安意欢看了几秒,眼睛立即亮了起来,跑到了她的面前,“是姐姐,姐姐你终于过来了,她们都骗我你不会过来的,小言一直相信姐姐没有忘记小言的生日。”他歪着头,神态如同一个五六岁的孩子,伸出一只手,“姐姐,小言的生日蛋糕呢,你答应要给小言准备一个超级大的生日蛋糕,它在哪里?”

安意欢脸色微红,她忘记了。

这时旁边的护士却推出了一个大蛋糕,小言高兴的一下扑了过去。

护士走了过来,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:“这是顾总为小言准备的蛋糕。”

她心里戈壁了一下,不知是喜还是忧,却从脚底升起了一股凉气,他是在关心小言还是在监视着他。

她摸了摸小言的头,他现在比她高了一个头,安慰他的时候需要惦着脚尖,“姐姐今天来晚了,对不起,下次不会了。”

安意欢回到了别墅,天已经黑了,担心顾城皓回来,一路上很赶,看到他们的卧室的灯没有开,心才安了下来,他还没有回来。

上了楼,打开了灯,顾城皓坐在沙发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她,安意欢吓得脸色苍白,尽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惧。

“你在房间里面怎么不开灯?”她控制住自己的表情,将自己的包包挂在衣架上。

“去哪里了?”

“今天小言过生日,我去看望他。”她说着实情,却不敢看着他的眼睛。

他一条修长的腿搭在另一条腿上,靠在沙发上,手中摇晃着一杯酒,视线却从未安意欢的身上移开,一饮而尽。她才发现他旁边桌子上的一瓶威士忌已经被他喝光了。

她小心而谨慎的走到他的旁边,收拾着桌子上的空酒瓶,顾城皓将手中的高脚杯递到了她的面前,声音嘶哑的说道:“倒酒。”

“你已经喝了很多了,对身体不好……”

“倒酒。”带着别人不允许抗拒的语气,沉声的说道。

安意欢打开了酒柜,拿了一瓶红酒,往着酒杯里缓缓的倒进了鲜红的液体,差不多了,准备收回了酒瓶。顾城皓抓住她的手腕,她惊的抬头看着他,某一刹那从他的眼睛看到了一丝悲凉和无助,也只是瞬间,或许她看错了。

“倒满。”

安意欢乖乖的听从,他不说停,她就继续倒着,直到高脚杯里的红酒溢了出来,红的令人刺眼的眼色,如同人的血液,沿着玻璃杯流到了他的手上。

“对不起。”她立即擦拭着他手上的红酒,太过于慌乱,着急的没有想到去找毛巾,便用自己的手为他擦拭干净。

“啪!”

酒杯掉到了地上,红色的液体飞溅了起来,最后将白色的地板染上了一层触目惊心的红色,白色与红色的搭配,是她人生之中最讨厌的感觉,令人窒息的厌恶。

她蹲在地上一个劲的说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会收拾干净的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玻璃的碎片落在角落的各个地方,它就像粉身碎骨一样,没有找到一片拇指大小的玻璃片,全都是砂砾一样,隐身于角落里还有那一滩红色的液体里。

她跪在地上,用自己的双手摸索着碎片,是因为害怕,还有恐惧,她焦急的想要将他面前的垃圾清扫干净。

白皙的双手已经被玻璃碎渣刺破了手指,手上红色的液体不知道是红酒还是她的血液。一身素色的衣裙上粘着星星点点的红色,像是从医院逃出来的病人。

“够了!”顾城皓狠狠的抓住她的手腕,用着嘲讽的目光看着她,捏住她的下巴,“装可怜?你这是做给谁看,如果你表演的对象是我,你最好收起你那一套,我会觉得恶心。”甩开她的手臂,她一个踉跄撞在了墙面上。

他却看都没有看一眼,走出了房间,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。

而跌坐在地上的安意欢就像一个疯子一样,无比难看的笑着,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伤,曲着膝盖,将头埋在膝盖上,闷声大哭。

顾城皓下了楼,张妈从房间里出来,听到楼上的声音,担心的问道:“先生,夫人她……”看到他阴沉的脸,剩下的半句咽在喉咙里。

他的领带半扯着,白色的衬衣上染上了红色的液体,手里拿着一件灰色的西服,模样有些颓然。

“去房间里收拾一下。”说完了一句话出了别墅。

张妈大概知道了发生了什么,进到房间里面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,看到浑身粘着红色液体的安意欢,急忙的问道:“夫人,你这是怎么了,我去打电话叫救护车,先生他怎么可以这样……。”

安意欢拉住了她的手,无力的抬头看着她,“是红酒杯打碎了。”

透着光线看到了碎玻璃,张妈才冷静了下来,叹了一口气,打扫着房间。

顾城皓坐在车内,看着二楼一扇窗户上的灯光,领带已经被扯掉了,扔在后座,衬衫上的第一颗纽扣被解开了,露出古铜色的肌肤。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却凌乱不堪,眼睛半眯着,神情复杂。

副驾驶上是一张B超单子,怀孕的人正是安意欢的名字。

他对着窗户发出一阵阵的嘲讽的笑意,但是眼底更多的是无奈还有苦笑。她以为可以一直瞒着他吗,她想要做什么,他从来都是一清二楚,蹩脚的隐藏只会让他更加的恼火,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子,被她骗的傻子。

这个孩子他是绝对不会要的,也绝对不会让她生下来。

顾城皓回到了公司,这几年来他拼命的工作,或许这样就会忘记心中的不安。

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,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走了进来,她目光一直盯着办公桌前的男子,坐在他正前方的沙发上。大概视线太过于火热,顾城皓抬起了头,看到了女子,神情一闪而过的不悦,随即消失。

“子雪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公司?”他蹙着眉头,白色衬衣的两粒扣子被解开,露出了古铜色的肌肤。

第三章 勾引

女子收敛了眼中的异色,笑道:“你还不是一样,老板都来加班了,员工怎么可以偷懒呢。”

“这里没有你要忙的,很晚了,你还是回去。”

徐子雪站了起来,娴熟的拿到他柜子里的咖啡,背对着他,“我不在这里,谁给你煮咖啡。怎么了,今天心情不好吗,你又喝了酒。”

顾城皓扯了扯领带,语气依旧的冷漠,“子雪其实你下班之后可以有自己私人空间,不用总是担心……公司里的事情。”

谢绝着她的一切想法。

徐子雪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,立即岔开了话题,“咖啡煮好了,虽然提神,但不要太依赖它,对身体不好。”

她将咖啡放在他的桌子上,顾城皓淡淡的瞥了一眼,视线便回到了手中的文件上。徐子雪走到了他的身后,帮他按摩着肩膀,顾城皓显然的一躲,她笑出声来,“你不会以为我在吃你的豆腐吧。”呵呵呵的笑声掩盖住这层的尴尬。

“我工作的时候不希望被人打扰。”他不经意的拂开了她的手。

徐子雪目色一暗,便又恢复了平常的笑脸走到了顾城皓的面前,“那好吧,我就不打扰你这个大忙人了。”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回过头说道:“今天方总又来拜托我了,说你如果没有女朋友的话,他想要将他的侄女介绍给你。”

顾城皓放下手中的笔,“那就跟他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,不劳他费心了。”

“我也是讨厌了他的纠缠,所以就和他说你有了女朋友了,可是他总是问我那个女人是谁,我……撒了谎说那个人是我,你生气吗?”

此时顾城皓也没有心思和她聊下去,随口一说:“随便。”

徐子雪脸上的笑意迅速的爬上了脸颊,走了出去。

水晶吊灯下卷缩着一个身影,张妈收拾好房间已经走了出去,安意欢从自己的双臂间露出一双苍凉的眼眸。她靠在墙上,也许神经一直紧绷着,一旦放松下来,整个人瘫倒在地上。

“顾城皓,顾城皓……”她喃喃的喊着他的名字,苦笑的眼角滑下了一滴眼泪。

为了让他离开自己,她曾经撒了一个非常讨厌的谎言,现在自己的一切大概就是因果循环吧。

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和他再次相遇的地方是一家夜总会里面,只不过他是来这里的贵客,而她却是那里一名不起眼的服务员。似乎命运一定要让他们相见,就算再见的场合多么的尴尬,多么让人羞愧,安意欢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遇到了他。

那时候她为了给小言筹钱治病,每天至少会打三份工,夜总会上班虽然听起来有些让她变得不良,但是不可置否的是那里的工资还算不错,而她也是勉勉强强的为小言付医药费。

听说今晚叶少会过来,他出手很大方,小费给的很多,所以当芳姐让她顶替她值班的时候,她犹豫了一下答应了。后来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算计好的,她还在欢喜庆幸的时候,就已经掉进了别人为她准备的陷阱里面。

那天晚上所有的女孩穿上了兔子装,安意欢站在镜子前,看着镜子中的人。胸前裹着一块黑色蕾丝的布,只遮住了两点。下面穿了一条紧身的包臀短裙,屁股后面上有一个毛茸茸的小球,是兔子尾巴。手腕上戴着一个红色与黑色相间的蕾丝手带,其他的部位没有任何的遮挡物。看到自己穿的如此的暴露,脸色微红,蹙着眉头。她也不知道这样好不好,可是步伐变得有些沉重,挪不开步,这样的装扮让她感到羞耻。

“意欢,快点出来,老板在催了。”

安意欢一惊回过头来,模样微囧,这所有的一切在钱面前,她选择了后者,小言还等着治疗,这一点不适又能怎样,忍一下就过去了。

她们排成了两排站在门的两边,耳边听到了欢呼的声音,想必今晚的贵客已经到了,只是她一直低着头,紧张的抿着嘴唇。她第一次参加了这样的活动,她只是在夜总会上班两个小时,过了晚上九点就会离开,理由是她还有一份工作要做,其实不过是为了避开这些尴尬的场景,说了一个谎。也只允许自己参加一次,今夜老板加薪,拿到这些钱,以后不会再参加,她实在不习惯这样的氛围。

突然间一个人站在她的面前,半天不动,她紧张的吞了吞口水,全程盯着自己的鞋,她应该没有什么地方让人觉得奇怪吧,只不过比别人害怕了一些。

“顾少~”有人喊了一声。

站在她面前的人影消失了,安意欢松了一口气,她才敢抬起头看了过去,不知道心为什么纠痛了一下,那个背影很像一个人,或许只是相似罢了,他怎么会来这个地方。

“你,你,还有你,你们三个去酒窖里拿几瓶贵重的酒给刚才的客人送过去。”

安意欢看到老板指着自己,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和其她人一起去了酒窖。

“老板一切准备好了。”

男子看着渐渐消失的人影,笑道:“按照叶少的吩咐今晚谁也不许靠近顾少那个包房,不能扰了顾少的兴致。对了,叶少那边怎么样了?”

“都安排妥当了,只是齐小姐在门外,我让人拦住了,但只能抵挡一时。”

男子有些不悦,“那个骄横的小姐又过来了,你没有告诉她,叶少今晚不在吗?”

“说了,但是她说她亲眼看见叶少进来了,还说如果不让叶少出来,她就去告诉她的爷爷。”

男子摆了摆手,“放她进来吧,不用阻止她找叶少,我这个小地方可架不住她爷爷的势力,让他们自己折腾去。叶少打赏了吗?”

“赏了,比上次多一倍。”

男子满足的点了点头。

安意欢她们拿好了酒送进了房间,只是房间很空,没有人,听到了浴室里面传来了水声。她将酒放在了桌子上,就要离开。

“意欢,你要去哪里,客人还没有出来,也不知道他满不满意我们选的酒,现在我们还不能离开。”

第四章狼狈的重逢

“可……他在洗澡,我们待在这里不好吧。”

“你想的太多了,只要客人对我们选的酒没有意见,我们就可以离开了。你今天第一次值夜班,芳姐没有和你交代清楚吗,你要一直守在客人的旁边,他需要什么,你就给拿什么,不要得罪人。”

她惊讶的抬起头,“守在这里?”

“站在门口就好了。”

“好。”以为自己要和他待在一个房间里面,吓死了。

“我们先出去为叶少准备红酒,你就留在这里,不要乱动。”其他两个人说完话就走了出去,安意欢来不及阻止,门又被重新关上了。

“准备红酒?这个房间里的人难道不是叶少?”

就在她不解的时候,耳边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响,感受到了一股热气,那个人已经洗完澡了。她虽然很想逃开,但是也要做完今天的工作,没有回头问道:“先生,你看一下桌子上的红酒,如果你不喜欢,我再去给你换一瓶。”

半天没有回应,安意欢回过头,只是一瞥,看到男子身上裹着一条浴巾,立即转换了头,“如果你喜欢这几瓶酒,那我,我就先离开了。”

“安意欢。”

一道熟悉的声线在耳边响起,她僵硬的站在原地,是她幻听了吗,那个声音,为什么和那个人那么的像。

她缓缓的将头转了过去,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此时也是看向了她,深邃的眼眸,高挺的鼻梁,冷峻的脸庞。

“顾城皓?”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。

……

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夜总会那夜的相遇,成了他们彼此噩梦的开始,当初她用生命爱的那个男孩,好像一去不复返。让她知道了分开那几年里,他是多么的恨她。

安意欢合上了钱包,里面有一张照片,上面是两个青涩的脸庞,穿着校服,女孩笑的很欢,男孩酷着一张脸,视线却是放在女孩的身上。

安意欢在QQ邮箱里收到了一份邀请函,是她的高中同学小美要结婚了,打开邮箱,里面附带着她的结婚照,站在她旁边的男子虽然不是很帅气,但是他看着小美的眼神很是柔情,她也看起来很是甜蜜,嘴角处不禁的带着一抹羡慕的笑容,原来嫁给了爱情就是这个样子。

顾城皓从浴室里走了出来,只裹着一条浴巾,头发还滴着水,壮硕的腹上上有八块腹肌,安意欢移开视线上前为他穿衣服,他伸开手臂任由她帮自己整理。她偷偷的朝他瞥了一眼,不知道要不要和他说。

他穿好了衣服准备出门,安意欢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,“小美要结婚了,她邀请我参加她的婚礼,就是那个赵天美,我们的高中同学,她十号就要举办婚礼了,我今天打开了邮箱才发现她给我发了邀请函,”她小心的问了一句,“我可以去吗,我想说我们可以一起参加她的婚礼吗?”

他停在门口,嘴角边带着讽刺,沉声道:“是你自己想去?”

安意欢听着他嘲讽的语气,她是想去但从那件事情发生了之后,她就一直被他囚禁在这里,快两年了吧,身边没有朋友,更没有亲人只有他无止尽的羞辱还有折磨。

她摇了摇头,肩膀松垮了下来,顾城皓挑起她的下巴,“你最好哪里也别去,好好的待在这块地方,我不想让人知道你的存在,你懂我的意思?”

又是威胁,被头发挡住的眼睛终于露出了一抹嘲讽。而顾城皓似乎能看见似的,一把抓住她的头发,被迫的让她抬起了头看着他,将她抵在了墙壁上。

“别在我的面前耍什么心机,也别想逃出我的视线范围,安意欢你的命是我的,还有小言。你可以自己去浪荡,但是后果你要一个人承担,我没有耐心和你谈情说爱,所以~以后别和我提出什么恶心的要求来,知道吗?”

顾城皓甩开安意欢的身体,拍了拍自己的肩膀,嫌弃的目光,就像安意欢是什么令人呕吐的垃圾,弄脏了他的衣服。他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西服,表情淡定,站在一侧的安意欢就像一个碍眼的摆设。他看了她一眼走出了门外,而她终于没有了力气瘫倒在地上。

她竟然好笑的以为他会答应她的要求,回想起高中美好的一切,不过有时她自作多情罢了。

这几天她没有半点的胃口,她的饭量一直很小,神情依旧恍恍惚惚的,看着窗外的景色。

生活一如既往的平淡而乏味,困在这座别墅中。她一般都会坐在树下的一个秋千上,翻看着已经熟背的书,合上了页面,靠在椅背上小睡。

“叮咚~”安意欢的睡意很浅,听到一点的声响都会被惊醒,睁开了眼睛看了过去。

“有人在家吗,我是送快递的。”

张妈从屋子中走了出来,“别催了,这就来了。”

院门被打开,安意欢与外界已经没了什么联系,自然不会关心其他,却轻轻一瞥的时候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。

“请问安意欢住在这里吗?”男子问道。

张妈狐疑的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眼安意欢,男子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秋千上的女子。兴奋的说道:“意欢,你真的住在这里。”

安意欢手中拿着书,却已经汗湿,黏黏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。她有些警惕的看了看张妈,随即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,看着面前俊朗的面庞,没有见到熟人的喜悦之情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上次你来医院走得急,我看了你的报告,有些注意事项需要告诉你,不然你……”

“好了,我知道了,”她立即打断了他的话,转身对着张妈说道:“这是我大学同学,林沐溪,张妈你不是在煲汤,不用盯着吗?”

张妈被她一提醒便匆匆的赶回屋中。

林沐溪伸出一只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,看她回过神来,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忘记了我的名字。”

“有事吗?”安意欢的声音很冷,她抬头看了一眼墙角处的监控,蹙了蹙眉头,“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,你就先回去吧。”她手放在门把上准备关上院门。

第五章他是属于她的

一只脚伸了进来隔住了门,对面的男子叹了一口气,将手中的两大包东西放在了眼前,“这些东西对你的身体有好处,也有助于你肚子里宝宝的生长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家里都有。”说着就要继续关上门。

“你不要,那我只好扔掉了,旁边正好有一个垃圾桶。”他作势就要扔掉手中的东西。

安意欢的神情依旧冷漠,“随便你。”

“别呀,这么好的东西可是花了我一个月的工资,老同学见面,你不让我进门就算了,还看不起我的礼物,安意欢你这也太伤人了吧。”

安意欢不愿为了此事纠缠下去,要是被那个人知道了,她不敢想这个后果。

林沐溪见她收了礼物,笑的灿烂,对着安意欢做了一个鬼脸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还是没变,捧场的笑了笑。林沐溪见此更加卖力的逗她开心。

顾城皓在公司开会,想起来有一份文件丢在家里,便将车子开了回来,却撞见了安意欢和一个男子有说有笑。那个男人他认识,大学期间他曾经追过安意欢。他真是小瞧了她,倾慕者都追到家里来了。

手指紧紧的握住了方向盘,手腕上的青筋凸了出来,眼睛变得冷厉而决绝。他忘了她是一个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,他时刻让自己记住她的肮脏。但更多的是失望,他对她可怜,她何曾考虑过他的感受。差一点他就信了她,信了她的鬼话。猛打了方向盘,踩了油门,消失在这条道路上。

顾城皓最近每夜回来很晚,身上都是浓重的酒味,他的胃本来就不好,她便请教了张妈给他煮了醒酒汤还有暖胃的药膳。一方面是关心他,但是更多的是当她说想要留住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,他可以答应。再过几个月,肚子就要显怀了,她必须在这个时期,尽可能哄好顾城皓,也是给自己的孩子一条生路。

她在厨房里忙碌了一天,他回来的时候,她总算做好了一桌子的菜色。顾城皓推开了门进来,走路歪歪扭扭的。只是进入屋中的不是他一个人,还有一名女子,顾城皓的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。

“张妈,你有准备醒酒汤吗,我来之前给你打电话了。”女子托着顾城皓自然地将他放在沙发上。

安意欢如同隐形人一般被忽视,当她看到女子的脸时惊讶的说道:“徐子雪?”

女子仿佛刚刚才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安意欢,目光一顿,表情也是很吃惊。刚才没有抬头看,她以为是顾城皓随便在外面带回来的女人,却不想是她。

安意欢上前扶住顾城皓的身体,他怎么又喝了这么多的酒。徐子雪看到安意欢不过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睡裙,她是住在这里吗,当初他们明明分开了,现在又和好了,可顾城皓什么都没有提起她。

面对着徐子雪的打量,安意欢单纯的朝着她笑了笑,拉住了她的手,“子雪,再次看到你,我真的很开心。”

她们在大学时期住在一个宿舍,彼此间的小秘密,对方都知道,不过这都是安意欢单方面的想法罢了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唐突,立即改了口,笑道:“意欢你是不是和城皓重新在一起了?”

安意欢不知道怎么回答,此时张妈走了过来说道:“夫人,对不起,我忘记开火了,醒酒汤还没有煮,我现在已经开火了,不过需要一些时间。”

“没事的,张妈。”安意欢笑了笑,张妈边走边抱怨自己最近总是忘事回到了厨房。

徐子雪只听到了那一声的“夫人”,这是什么意思?

犹豫了一下,她开口问道:“你们结婚了?”

“算是吧。”她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怎么算,或许,大概,似乎没有一件她能肯定的事情。

徐子雪脸上勉强的挂着笑意,看着躺在沙发上的男子,说道:“我和城皓共事了这么久,他也太不当我是朋友了,你们两结婚的事情,他可是一点风都没有透出去过。今天晚上方总还要给城皓介绍女朋友,是他的侄女,也是一等一的美女。我看城皓没有拒绝,以为他答应了,还忙着张罗,这下可尴尬了。”

安意欢帮顾城皓擦拭身上的酒渍,手停顿了一下,他们的婚姻名存实亡,可是他这般不在意,心还是痛了一下。假装没有听到,继续拿着毛巾擦着他身上的水。

徐子雪看了她一眼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手里的包包没有拿住,掉到了地上,里面的东西散落了出来。安意欢连忙帮她捡起来,手指碰到了一串钥匙,上面还刻了一个“皓”字,这是他们别墅的钥匙,圆环上还挂了一个毛茸茸的小球,一定是女孩子的东西。

她还没有来得及拿起来,徐子雪便将地上的钥匙拿走,放进了包里面。

“意欢啊,时间不早了,我也要回家了。”

安意欢的手还悬在空中,尴尬的收了回去,“那你路上慢点。”

“好,下次有时间找你叙叙旧。”徐子雪走出了别墅,从包包里拿出那串钥匙,这是从顾城皓那里偷偷的配了一把,为的就是自己能够进入他的家,好更近一步接触,她不相信她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,换不来他一丝的爱意。

拿出手机拨打了号码,“喂,方总,对,今天晚上是我将城皓送回家的。没有,我和他只是同事,他现在还没有女朋友,是的,李小姐那么漂亮,城皓一定会喜欢的。十五号吗,好的~我知道了~城皓一定会赴约的。”

收起了手机,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别墅,“安意欢,我看你怎么解决这件事情。”

当初安意欢为了让顾城皓离开她刻意的疏远他,安意欢越是这样,越是让她感到讨厌和厌恶。她一心想得到的,别人却不屑一顾,好笑的是她还找她寻找安慰。她是喜欢顾城皓,从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就喜欢了,可是他的眼里只有安意欢一个人,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对,她只能选择偷偷喜欢,所有的感情都被埋在心底,凭什么,她自认为自己并不差,所有顾城皓总有一天是她的,也只会属于她一个人。


继续阅读请点击【阅读原文】

首页 - 行走四川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