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做了一次春梦后不举,去看医生才知道竟然是因为….

摘要: 第一章:红颜知己“好,我签。”夏浅嘴唇抿得发白,声音有些颤抖。“嗯。”顾承泽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然后打了一个响

11-14 23:06 首页 行走四川



第一章:红颜知己

“好,我签。”夏浅嘴唇抿得发白,声音有些颤抖。

“嗯。”顾承泽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然后打了一个响指。

身后的简助理,立刻拿起一分厚厚的合约书,平铺在了夏浅的面前。

夏浅,夏氏集团的千金,却因父亲病重继母把持公司,生活落魄地连一个普通女孩儿都不如。

顾承泽,顾氏集团的总裁,青年才俊,富可敌国,无论是外形,还是才华,都无人匹敌。然而,他的三任女朋友两死一伤,后来的相亲对象也莫名受伤,于是背上了“克妻”的名声。

现在,落魄的夏浅,需要帮助创业的男朋友争取投资机会,还要夺回夏氏公司。

“克妻”的顾承泽,则是需要一个身份地位都还可以的女人联姻,帮助他稳住那些蠢蠢欲动的叔叔、伯父。

今天的签约,哦,不,一笔交易,可谓一拍即合。

然而,即使自己得到了男朋友善解人意的支持,即便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,夏浅那只拿着笔的手,还是忍不住有些颤抖。

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意味着她就要当一年顾承泽名义上的妻子!

可是夏浅根本不熟悉顾承泽,就算今天她和他面对面,夏浅还是感觉顾承泽离自己很远,他总是垂眸望着某处,就连映在自己脑海中的轮廓,都是模糊的!

“夏小姐?”简助理忍不住轻声提醒了一下。

夏浅回过神来,她深吸了一口气,再想一想自己面临的境况,最终还是咬咬牙,急促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……

直到从顾氏大楼里走出来,站在男朋友叶轩的公寓门口,夏浅的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,签完合约,她就要和顾承泽举行婚礼了,可是她根本没有心理准备。

也许只有靠在男朋友叶轩的怀里,感觉才会好一点吧。

夏浅叹了一口气,拿出备用钥匙,打开了门。

“嗯唔……,阿轩,你,你再轻一点嘛,人家疼呢……”

卧室里传来断断续续的低喘声,压抑又充满情 欲。

可是夏浅今天经历了太多,竟然没有注意这些细微的声音。

直到穿过客厅,将手放在了卧室的门把手上,夏浅这才僵住了脚步,大脑瞬间一片空白。

“嗯……,阿轩,你说我们……,嗯,我们这样做,要是突然被你女朋友看到了怎么办?人家可是好担心呢~”女人的声音忽高忽低,夹杂着喘息声。

“宝贝儿,你不用担心~夏浅那小贱人今天去顾氏公司了,明早才会来找我。我们现在有的是时间呢。”叶轩的声音突然多了几分粗哑,“宝贝儿,你今天怎么这么主动?”

“讨厌,人家还不是因为喜欢你才这样?”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,充满着妩媚。

门外的夏浅身形剧烈地摇晃了一下,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听到的那些话,她伸出颤抖的手,将门轻轻地推开了一些。

透过敞开了一半的门缝,夏浅看到了纠缠在一起的一对男女。

虽然没见过不穿衣服的叶轩,夏浅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那个男人,那个一直对自己贴心有加的男朋友——叶轩。

而躺在下面的女人,夏浅只是觉得面容有些熟悉,好像是叶轩平时交往的、所谓的“好朋友”、“红颜知己”,果然,叶轩和别的女人“红着红着”,自己就和叶轩“黄了”。

此时,床上的两人还在剧烈运动着,根本没注意到门口的夏浅。

女人一边承受着叶轩,一边在叶轩的胸口画圈,迷乱的眼睛充满着媚意,“阿轩,你马上就要得到顾氏公司的投资,即将成为大老板了,到时候,会不会不理奴家了呢?奴家好担心了~”

“怎么会?!”刚完成一轮冲击的叶轩有些虚脱地倚在床头,喘着老大粗气,“等到夏浅那小贱人嫁给顾承泽,我拿到了投资金,第一件事就是买个别墅,然后把你养在里面!到时再让你好好体验下一夜十三郎的厉害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女人的声音,立刻变得比承受叶轩还要亢奋,“阿轩,你说话可要算话~”

“嘿,那就要看宝贝儿伺候的本事了!”叶轩笑了几声,语气暧昧不明。

“阿轩,你真讨厌!不过我喜欢。”女人娇嗔了一声,便伸手搂住了叶轩的脖子,用白皙的胸口,紧紧地贴着叶轩的胸膛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女人的余光突然瞟到了脸色苍白的夏浅。

“啊!”女人吓得尖叫出声,“夏,夏浅!”



 



第二章:滚出去

“你怎么又提夏浅这个贱人了?老子为了让她帮我拿到顾氏公司的投资,哄她都快哄地吐了,现在听到她的名字就恶心!你要是再提她的名字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叶轩光着的脊背对着夏浅,对身下的女人发出了淫邪的笑声。

“我,我说的是……”女人已经紧张地话都说利索了,只能任凭叶轩抱着她,继续横冲直撞,“我说的是,夏浅现在……,就在门口!”

“开什么玩笑?”叶轩嗤笑了一声,额头上的汗珠抵在了女人的肩膀上,“要是那贱人真的站在门口的话,正好让她看看,顺便学习学习‘知识’!以后好伺候人!”

“……”夏浅再也承受不住,当即蹲下身干呕起来:她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恶心的画面!一直以来崇拜又喜欢的男朋友,怎么会是这么恶心的人?怎么会?!

听到干呕声,叶轩这才停止了动作,他张张嘴,猛地转过了头。

夏浅!真的是夏浅?怎么可能是夏浅?

刚才还斗志昂扬的叶轩,马上变成了霜打的茄子,他慌乱推开身下的女人,扯起被单裹在了身上:“误会,误会,浅浅,这一切都是误会!都怪这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的!”

被叶轩推开的女人一个不稳,栽倒了床下,她哆哆嗦嗦地站起身,唯一裹身的被单还被叶轩拿走了,便只好拿起枕头,勉强挡住了重要的部位。

大颗大颗的眼泪滴在地上,夏浅还在不停地干呕,她伸手擦擦朦胧的泪眼,一言不发地站起身。

叶轩和女人同时一顿,等待着夏浅的暴怒。

可是夏浅并没有说话,只是呆呆地转过身,踏出了卧室的门:事到如今,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也没什么好做的了。

“浅浅!”眼看看夏浅要走,叶轩连忙扑了过去,他抱住夏浅的腿,着急地喊道,“浅浅,这些都是误会,都是误会啊!”

“对对对,是误会!”一旁的女人也连忙附和。

当然,他们这么说并不是想真的乞求夏浅的原谅,他们只是害怕,夏浅一怒之下撤了顾氏公司的投资,那样他们想要的东西也没有了。

“叶轩,你真恶心。”夏浅垂眸看向叶轩,声音有着掩饰不住的哽咽。

“浅浅,你打我,骂我都可以,可是你千万不要……”

“千万不要撤销了顾氏公司对你的投资么?”夏浅冷冷地说道。

叶轩愣了一秒钟,突然抱住夏浅的腿嚎啕大哭:“浅浅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都是这个女人勾引我,我是无辜的!”

“够了!”夏浅打断叶轩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,硬生生地咽下了眼泪,“你以为你这么求我,我就会拿钱让你买别墅养女人吗?叶轩,你做梦去吧!”

叶轩的哭声戛然而止,他抬头看着夏浅心意已决的样子,终于忍不住撕破脸皮。

“夏浅!你还真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夏氏公司的大小姐吗?我现在给你道歉,是可怜你,怜悯你,你别给脸不要脸!”叶轩猛地站起身,露出了丑陋的面孔。

夏浅怔怔地看着叶轩,好像突然不认识了他似的。

自己以前全心全意喜欢的男人,真的,这么恶心吗?

“看什么看?”叶轩指着夏浅的鼻子,继续唾沫横飞地咒骂,“既然你不帮我,我也懒得装下去!你给老子滚出去!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!给脸不要脸的贱人!”

夏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叶轩的公寓的,她站在大街上,茫然地看着四周,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。

此时,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,夏浅抬起脚,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,那瘦弱的身影看上去,就像一片伶仃的叶子……

伸手推开门,浑身湿透的夏浅靠在了正厅的墙上。

身上的雨水顺着夏浅的裙角,一滴又一滴地落在脚下的高级地毯上。

夏浅闭上眼睛,胸口一阵闷痛,如麻的脑海中,全都是叶轩和那个女人纠缠在一起的场景。

“哎呀!那是我朋友从澳大利亚带来的进口羊毛地毯呢!”一声盛气凌人的声音,从正厅的楼梯口处传来。

夏浅的继妹夏瑶,一边高声叫喊,一边兴师问罪地向夏浅走来,她穿着一身酒红色的暴露睡袍,和那甜美可人的外表显得格格不入。

夏浅瞥见夏瑶过来,下意识地侧过脸,伸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。

自从继母代替父亲坐上了夏氏公司董事长的位置,这个继妹立刻从乖巧可人的小女孩儿,变成了嚣张的小太妹,处处都要和自己对着干。

而继母,也不再是贤妻良母的样子,她不仅彻夜不回家,也从来没有去医院看过一眼自己的父亲。

可是,自己什么都做不了。



 



第三章:死期到了

“我的天呐,我以为是哪个乞丐偷跑到我家来了?原来是你!”夏瑶上下打量了夏浅一眼,口中“你你你”地称呼着夏浅。

“我回房休息了。”夏浅不想和夏瑶争辩,目光直接略过她,向楼上走去。

“哎,你别走!”夏瑶一把拽住夏浅的胳膊,“你给我说说,我这个地毯怎么办啊?”

“让李嫂洗一洗不就行了?”

夏浅今天经历的太多,实在不想和夏瑶周旋,于是甩开她的手,继续向前走去。

“你说的倒轻巧!”夏瑶怎么会这么容易地放过夏浅,她再一次抓住了夏浅的胳膊,“谁弄脏的谁洗啊!”

“我不想和你吵架。放开我。”夏浅开始用力甩开夏瑶。

“我偏不放!”夏瑶死死地拽住夏浅,不让她向前再走一步。

“放开我!”

“不放!”

“夏瑶!你……,啊!”

夏浅还没说完话,一直拽着夏浅的夏瑶突然松开了手。

“扑通”一声,夏浅扑倒在地,膝盖恰好磕在了楼梯尖锐的地方,白皙的皮肤上出现了一道血印。

“唔……”夏浅捂住自己的膝盖,纤细的没皱的厉害。

原本就湿润的眼眶又蓄满了眼泪,夏浅咬咬嘴唇,努力地将眼泪忍了回去。

“哈哈哈……,夏浅,真是笑死我了,你怎么能这么笨?”一旁的夏瑶指着夏浅,笑的好不得意,夏浅这副狼狈又可怜的样子,真是让人觉得赏心悦目。

“大小姐,你的电话!”家里的佣人李嫂一边说,一边跑了过来。

看见夏浅跌坐在地上,李嫂惊叫一声,慌忙扶起了夏浅。

李嫂看看夏浅膝盖上的血印,担心地说道:“大小姐,你受伤了,我去给你拿医药箱!”

“不用了。”夏浅拉住李嫂,“你刚才说有我的电话,是谁?”

“说是顾先生的助理,叫简毅!他说有事要亲口告诉您!”李嫂将简毅的话,原封不动地传达给了夏浅。

“顾先生?简毅!!!”

夏浅还没说什么,夏瑶突然瞪大了眼睛,惊叫道:“夏浅,你真的和顾承泽在一起了?”

夏浅冷冷地看了夏瑶一眼,没有理会,只是对李嫂点点头,走到电话的旁边。

“哈哈哈!你居然和顾承泽在一起了!哈哈哈!”

身后传来夏浅幸灾乐祸的笑声:“夏浅你的命真好啊!第一个男朋友是个穷酸相,第二个丈夫是个‘克妻’的命!”

夏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这才无视掉夏瑶的笑声,她将电话放在自己的耳边,轻声说道:“喂?”

“夏小姐,明天上午八点,顾总要和您一起去试婚纱,请准备好,到时候顾总会亲自来接您。”简毅干净利落的声音,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“明天?”夏浅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“是的。”简毅顿了顿,“毕竟一个星期以后就要举行婚礼了,所以,有些事情要尽快才好。”

夏浅的胸口蓦地一空,是啊,一个星期之后,她就要和顾承泽结婚了,明天试婚纱也是应该的。

就算自己签的这个合约,不再是为叶轩,但是,为了自己的父亲和夏氏公司,她依然要履行下去。

更何况,她已经白纸黑字地在合约上签了自己名字,顾氏公司,是她根本惹不起的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夏浅抿抿嘴唇,听到简毅回答之后,便放下了电话。

双手无力地垂下来,夏浅胸口越发地闷痛,身形也有些摇摇欲坠:自己,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?

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站在夏浅身边的李嫂,连忙伸手扶住了夏浅。

夏浅摇摇头:“没事。”

“我扶您回房休息吧。”李嫂担心地看着夏浅说道。

“没关系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夏浅勉强对李嫂笑笑,努力站稳之后,便一个人,慢慢地向卧室走去。

李嫂站在原地,看着夏浅的背影,心里很是难受:她是看着夏浅长大的,以前的大小姐,怎么受过这样的苦?

夏先生,您快点醒过来吧!这个家,快散的不成样子了!

“看什么看啊!给我泡杯咖啡去!”夏瑶戾气十足地走到李嫂面前,高声叫喊道。

李嫂连忙低下头,毕恭毕敬地转身走向了厨房。

而夏瑶,则是双手抱胸地看着夏浅卧室的方向:她要马上打电话告诉自己的妈妈,夏浅居然答应嫁给顾承泽了!

和顾氏公司签了约,夏氏公司的好日子就要来了!

而且夏浅的死期,也快到了!

真是想想就高兴!

夏瑶冷笑了一声,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。



 



第四章:死于非命

第二天……

夏浅穿着一身白色小洋装,走出了自己的房间,初夏的早晨,空气还是比较清凉的,这让夏浅不自觉地搓了搓自己的胳膊。

不是夏浅要风度不要温度,是夏浅很久没有买新衣服了,这件比较清凉的小洋装,是她唯一拿得出手的衣服,毕竟今天要和顾承泽一起去试婚纱,她不想穿的过于寒酸。

刚刚走下楼,夏浅就怔住了:自己的继母沈玉兰居然也在家里!

沈玉兰穿着一身米白色的职业装,正坐在餐桌前吃早餐,染得过于浓黑的头发一丝不苟地盘起,流失了胶原蛋白的脸上,涂了一层厚厚的脂粉。

眼睛虽然没有看向夏浅,夏浅也知道,那双眼睛里,藏了多少的心机和阴毒。

直到夏浅来到餐桌,坐了下来,沈玉兰这才不冷不热地说话了:“听瑶瑶说,你和顾承泽在一起了?”

当初顾承泽为了公司的稳定,需要一位妻子的消息,传遍了整个G城的上流圈子。

但是,有些勉强和顾承泽门当户对的人,舍不得他们的女儿。

有些愿意把女儿嫁给顾承泽的,身份地位又太低。

而夏浅就把不一样了,作为夏氏集团的大小姐,身份地位不高不低,沈玉兰又不在乎她的死活,所以她是最佳人选。

刚开始,夏浅根本没有同意沈玉兰的提议,就算后来沈玉兰承诺,只要夏浅同意,会给她一些夏氏公司的股份,夏浅也一口回绝了。

但是,夏浅突然就和顾承泽在一起了,实在是蹊跷的很。

“是的。”夏浅抿了一口牛奶,语气也是不咸不淡,“别忘了你答应我的那些股份!我出嫁的那天,那些东西少一分都不行!”

夏浅是不会告诉沈玉兰,她是为了叶轩,才和顾承泽是签了合约的,从现在开始,她的目的只有一个:夺回夏氏公司!

“当然。”听到夏浅肯定的回答,沈玉兰得意的心情溢于言表,那点夏氏公司的股份算什么,和顾氏公司有了关系,那些隐形的利益,可是一堆无法估量的财富。

“啧啧啧,只怕有的人,有那个要股份的心,没那个用股份的命呦!”

这时,一直都坐在一旁的夏瑶,又开始作妖了,她一边向面包上抹着鱼子酱,一边阴阳怪气地说道,“可能某些人嫁过去的第二天,就死于非命咯!”

“你放心。”夏浅放下手中的牛奶,看也没看夏瑶,“等你把未婚先孕,离婚家暴,横尸街头全部经历一遍,我依旧能好好地活着。”

关于顾承泽“克妻”的传说,夏浅也是听说过的,虽然她不相信什么封建迷信,但是,顾承泽的三任女朋友两死一伤是不争的事实,就算和他相过几次亲的女生,也遇到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意外。

这个也是有够邪乎的。

但是,无论这个顾承泽有多邪乎,在夏瑶和沈玉兰面前,夏浅绝对不会示弱,更不会露出自己害怕的一面!

“夏浅,你这个贱嘴说谁呢?”夏瑶的声音瞬间尖利起来,她用力地将面包摔在桌子上,“你有本事再说一句?”

“夏瑶,别跟个泼妇似的。”夏浅慢条斯理地咬着面包,“本来就丑,一生气连就像个怪物似的。”

其实,夏瑶一点都不丑,五官是当今最流行的审美,尖尖的锥子脸,宽宽的双眼皮下面一双带着美瞳的大眼睛,高鼻梁,身材前凸后翘,虽然有人工整容的成分,但是走在街上绝对是引人注目的那一款。

“你,你,你……”夏瑶被夏浅气得胸口起伏,平时牙尖嘴利的她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“好了!”一直冷眼旁观的沈玉兰开口说话了,语气虽然不重,但是警告意味十足,“夏浅,夏瑶好歹是你的妹妹,你说话也太过分了。”

“你没听到夏瑶刚才在说什么吗?”反正都要和顾承泽结婚了,自己还即将拥有夏氏公司的股份,所以她不想再忍下去了!

沈玉兰看着奋起反抗的夏浅,突然微微一笑:“夏浅,你脾气是越来越大了!”

夏浅一怔,以前生活在沈玉兰压迫下的她,看到这种微笑,就有些忍不住的心慌。

现在,就算自己现在手中有了一些底牌,可是沈玉兰依旧是夏氏公司的董事长,她要是想耍手段,自己真的能撑住吗?

“哈哈哈,怕了吧!”夏瑶看着夏浅若有所思的表情,解恨似的大笑了起来,“让你再敢乱说话!”

“夫人!”

正当三个人气势有些冲突的时候,李嫂从正厅的门外走了进来,她恭敬地弯弯腰,说道,“大门外来了一个叫简毅的先生,说是要来接大小姐的。”

“简毅?是顾承泽的助理!”沈玉兰立刻站起身,说道,“还不赶紧把顾先生和简助理请进来!”



 



第五章:不能喜欢的男人

“可是简先生说了,他们总裁的行程比较满,所以还是希望大小姐能尽快出来。”

“那好,我送浅浅出去。”

沈玉兰瞬间切换成慈母形象,她整了整自己身上的正装,微笑着看向了夏浅,“走吧!”

夏浅看着刚刚吃了一点的早餐,只好站起身,跟在了沈玉兰的身后:怪不得沈玉兰今天破天荒地出现在了家里,原来是为了迎接顾承泽。

“我也要去,我也要去!”夏瑶兴奋地扔下筷子,跟着跑了过去,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过顾承泽,这个男人本来就顶着一个“克妻”的名号,如果再是个丑八怪,那么这个夏浅简直太爽了!

夏氏别墅的门口……

顾承泽坐在加长版的豪华林肯车内,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,现在他已经等了三分钟了,夏浅这个女人的时间观念,似乎有待加强!

“顾总!”

一声热情洋溢的笑声从车外传来,顾承泽寻声望去,看见夏浅穿着一身白色的小洋装,身边站着一个中年女人。

笑声,就是从这个中年女人的口中发出的。

这时,简毅也为顾承泽打开了车门,低声提醒道:“站在夏小姐身边的女士,是夏氏公司的现任董事长,也是夏小姐的继母,曾经和您有过几面之缘。”

顾承泽点点头,虽然不屑应付这类人,但是和夏浅签约的事情,她的继母是不知道的,所以,为了顾氏公司现在动荡的股票走势,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。

利落的走下车,顾承泽从容又不失矜贵的对沈玉兰点点头:“伯母,你好。”

嗓音依旧像前几次那样,缓慢又有磁性,有着运筹帷幄的醇厚感。

一旁的夏浅低着头,像前几次一样,根本没去看顾承泽的脸,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,她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可以了。

可是,夏瑶在看见顾承泽的那一瞬间,却愣住了。

世界上,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?

顾承泽生的英俊刚毅,鼻挺薄唇,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,眸色是少见的琥珀色,五官深邃中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,却无形中为他增添了一股神秘感。

他身穿银灰色的手工定制西装,笔挺的双腿矗立在那里,不自觉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夏瑶张张嘴,惊艳地说不出话来,只能用眼睛死死地盯着顾承泽。

她看到,顾承泽转身看向夏浅,自然地伸出手,替夏浅抚了抚她耳边的鬓发,声音温柔又关切:“清晨是要冷些的,怎么穿的这么单薄?”

顾承泽说完,便脱下西装,披在了夏浅的肩上。

嫉妒瞬间充满了夏瑶的整个胸腔,她原本是想来看热闹的,没想到,看到的是让她艳羡不已的一幕!

“走吧。”

在夏瑶嫉妒地双目变红的时候,顾承泽将夏浅揽进怀里,一起走向了车子。

直到车子走远,夏瑶还是望着原来的方向,不肯移动脚步。

“瑶瑶,你在看什么?”沈玉兰走到夏瑶的身边,表情有些疑惑。

“妈!”夏瑶抓住沈玉兰的胳膊,脸上全都是不甘心,“为什么夏浅这么命好,顾承泽怎么会这么优秀?”

沈玉兰的脸色立刻严肃了起来:“瑶瑶,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我告诉你,你喜欢谁都可以,就是不能喜欢顾承泽!”

“为什么?!因为夏浅?”

“夏浅算什么东西!我怎么可能因为她?”

“那是因为什么?因为顾承泽有‘克妻’的命吗?”夏瑶很是激动,“我不怕!况且,现在都什么社会了?我不相信这些封建迷信!”

“你什么都不知道!”沈玉兰瞪着夏瑶,犹豫了好一会儿,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想要说的话,只是厉声警告道,“记住,顾承泽是你不能喜欢的男人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好可是的!”沈玉兰打断夏瑶,不容置疑地吼道,“回家!吃早饭!这件事情以后不许再提!”

“我……”夏瑶不甘心地咬咬牙,转身怒气冲冲地走向了夏氏别墅。

而沈玉兰,则是望着夏瑶的背影,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。

车子里……

夏浅低着头,那一绺绺垂下来的鬓发,都没能盖住她红了的脸颊。

虽然知道顾承泽刚才的细心温柔,是故意在沈玉兰面前在做戏,可她的心跳,还是忍不住漏了两拍。

现在,夏浅和顾承泽并排坐在后座,这大概是自己和顾承泽离得最近的一次吧,但是,她仍旧没有勇气做仔细地看他。

鼻尖环绕着一股醇厚的男人气息,夏浅知道这时顾承泽西装上的味道,她抿抿嘴唇,将西装从自己的肩上退了下来:“那个,顾先生,谢谢你。我现在不太冷了,西装还给你。”



 



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

 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





首页 - 行走四川 的更多文章: